险企挺进养老产业第二梯队 华夏富德生命拟定位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实习记者 田启威

本报记者 邓雄鹰、朱志超 北京、上海、深圳报道

新版国十条发布后,保险公司进军养老社区的热情越发高昂。

继泰康人寿、合众人寿、中国人寿、中国平安(601318,股吧)、新华人寿等“先锋队”之后,中国太保、富德生命人寿、华夏人寿等立志养老产业的保险第二梯队也持币“杀入”。

相对于“先锋队”动辄数百亿、上千亿的投入规模和日渐清晰的运营模式,第二梯队的布局细节尚待披露。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获得的信息显示,富德生命人寿、华夏人寿将目光暂瞄准养老问题更加严峻的中端,甚至低端人群,这片尚待开发的蓝海。

“未来,华夏人寿可能会有少量的、满足客户候鸟式养老需求,以高档为主的养老社区,但这并不是主体”,华夏人寿党委书记赵子良认为,华夏人寿有几个高端养老社区已经足够,未来方向还是在中低端上,因为需求的主体还是居家养老。

华夏养老社区模式解构

2013年8月28日,华夏人寿与青岛市政府、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绿城集团签署全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拟在青岛崂山湾建设大型国际化健康养生养老产业园,并会在园区内建设一家大型综合性三甲医院。

在这种医养结合的模式中,青岛市政府起到总协调和政策支持的作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提供医疗支持,而绿城集团除资金投入外,还提供房地产的专业技术支持。据了解,该项目占地四五千亩,计划由华夏人寿和绿城集团投资上百亿元,花费五六年建成运营,并将采用“只租不售”的模式运营。

9月24日,华夏人寿党委书记赵子良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青岛养老社区的规划是面向高端客户,目前进展还算顺利,但还有些涉及政策的问题没有完全解决。例如“还需要上级单位批准,因为那块地太好了”。

在养老社区运作模式方面,赵子良指出,华夏人寿目前的养老社区以健康、养老、养生为主,主要是和政府、第三方合作。

如果从保费收入看华夏人寿,其2013年保户投资款新增缴费与原保费收入之比为881.97%,公司业务结构“倒挂”严重,今年该倒挂结构比例进一步发展到2225%。理财“飙升”不可避免的对现金流要求更高。那么,将资金投入到流动性较差的养老产业,是否对期限匹配度较高的保险资金造成不利影响?

赵子良表示,华夏目前的总资产已超过1200亿,在养老地产投入几十亿,对公司影响不大。

在养老社区数量方面,华夏人寿目前仅披露了青岛一个养老社区,覆盖范围相对较小。而根据“泰康之家”的总体战略发展规划,泰康拟在5-8年内投入1000亿元保险资金分批建设养老社区。赵子良对此指出,华夏人寿的养老社区并没有“泰康之家”覆盖广,而是在局部展开,和泰康现有的经营思路不太一样。

“未来,我们可能会有少量满足客户候鸟式养老需求,以高档为主的养老社区,但这并不是华夏人寿的主体”,赵子良称,华夏人寿在高端养老方面,有几个高端养老社区就足够了,未来方向还是在中低端上,因为需求的主体还是居家养老。

赵子良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他自己目前有个规划,“这个规划还需要公司领导班子一起讨论”。他希望未来将高端家政、医疗、看护、体检整合成一支队伍,该队伍类似于保险销售队伍,然后向客户提供一站式服务,服务的主体是中产阶级。

在具体操作方面,赵子良介绍,这会涉及到一些产业整合、股权投资,也会涉及普通及中高端客户融合的问题,赵子良指出,可以利用华夏的保险销售队伍,从家政、看护、体检、医疗四方面进行融合。

抢占中端市场蓝海

富德生命人寿养老社区也计划更多定位于中高端客户群。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消息人士处最新获悉,富德生命人寿最近亦已在悄然地布局养老社区,其中首批养老社区将落户广东和北京,第二批养老社区所在省份则暂定于上海和海南两地。

据了解,将于年内正式开业的富德人寿广东养老社区位于河源市的巴伐利亚庄园,北京养老社区则目前尚在筹建中;而上海、海南两地的养老社区预计将于2015年后落地,上海养老社区正在“拿地”的过程中。

“打个比方,在深圳、广州地区,高端客户都给先驱公司"洗"过一遍,因此我们对客户群、产品端的定位都会有所区别。当然另一方面我们亦同时在观察同业(包括合众人寿、太平人寿)的做法。”富德生命人寿一市场条线人员向记者透露。

本报此前了解到,泰康人寿养老计划挂钩的养老年金保险缴费起点为200多万趸交或者10年期年缴保费20多万。

太平养老社区入住资格挂钩太平悦享金生终身年金保险(分红型)保险、太平盛世龙腾终身年金保险(分红型)等年金产品,购买保险可能获得养老社区的入住资格,但总保费至少需要达到150万元。

“富德生命人寿的养老年金保险缴费起点要低一点,但具体缴费起点现在还在内部商定中,未至最后拍板。”前述市场条线人员称。

富德保险控股总经理杨智呈对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回应指,“在养老社区方面,富德人寿才刚开始迈出探索的步伐,是"初学者",大规模做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在他看来,养老社区能不能做起来,关键不仅在于硬件设施的铺设有多完善,更在于软件服务配套的精细程度。